您的位置: 首頁 > 新聞 > 商報觀察 > 老周侃股

中公教育極限式分紅未必是好事

出處:上市公司 作者:周科競 網編:王巍 2020-04-02

2018年、2019年,中公教育把可分配利潤的99%、97%都進行了現金分紅,公司極高的市凈率和市盈率卻沒有用利潤進行再投資,且深交所關注其大幅增加債務同時大額分紅,類似這樣的極限式分紅不一定是好事情。

如果一家公司股價22元,每股現金分紅0.24元(含稅),看起來分紅比例并不算高,回報率也就1%多一點,但如果這家公司的每股凈資產只有0.5564元,那么每股分紅0.24元,相當于把公司四成以上的凈資產都分給了股東,這個比例就很高很高了。如果說這只是偶爾一次為之,還可以理解,但如果連續兩年如此,那么就需要投資者好好思考一下這背后的事情。

從中公教育的基本面來看,由于是重組上市,所以至今每股凈資產都沒能回到1元之上,公司的盈利能力倒是很強,只用每股0.5564元的凈資產,就能賺取每股0.29元的投資收益,凈資產收益率超過100%,也正是因為這么好的盈利能力,投資者給出了39倍的市凈率和75倍的市盈率,尤其是39倍的市凈率,在A股市場顯然是極高的。

那么問題來了,中公教育的高盈利屬于典型的輕資產經營,雖然這種經營方式利潤率非常高,但是抗風險能力也相對較弱,如果公司一季度利潤受到疫情的影響,那么2020年度的各次報表都可能會面臨巨大壓力,假如中公教育一季報出現利潤下滑,那么市盈率將會提升,利潤下滑、缺乏凈資產支持的中公教育,拿什么支撐22元之上的股價?

中公教育是真的有錢沒地方花嗎?從年報數據看,中公教育的流動比率和速動比率均為0.753,說明償債能力還不是那么穩定,截至2019年末,中公教育負債總額超65億元,其中流動負債超64億元,而公司的賬面資金有27億元,這就是說,公司的貨幣資金尚不足以支付短期還款,在這樣的背景下,公司并沒有把利潤用于歸還欠款,而是進行超高比例的現金分紅,這對于公司的穩健經營顯然是不利的,唯一受益者就是大股東,他們不僅質押股票,還用現金分紅的形式把公司現金轉變為大股東的資金,一旦公司經營稍有差池,就有較大的投資風險,而此時受損的還是高價買入股票的普通投資者。

另外,中公教育的大股東確實存在高比例質押的情況,而極限式分紅的最大受益者則是公司的大股東們,在此種背景之下,很難不讓市場投資者對公司極限式分紅的真正目的產生質疑。

本欄十分提倡穩健、連續的大比例現金分紅,但極限式分紅卻并不可取。畢竟一旦上市公司利潤出現滑坡,不排除股價大幅下跌的可能,一旦股價下跌引發質押股票出現風險,可能會進一步壓低股價,那時候不排除出現多米諾骨牌式的坍塌,其中的風險投資者不可不防。

北京商報評論員 周科競

右側廣告

本網站所有內容屬《北京商報》社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。 商報總機:010-64101978 網站熱線:010-64101986

商報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:100013 法律顧問: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(010-64097966)
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10-84276691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ICP備案編號:京ICP備08003726號 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  京新網備:2010006號

新疆35选7大星走势图 股票配资渠道 贵州快三开奖查询 平码用加七算法 诺安股票基金净值查 北京快乐8大小单双骗局 广东快乐10分投注 北京快车pk10app 上证指数最低跌到多少 秒速快3技巧 线上赌钱官网微信